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這是個普通的星期天。一覺醒來,屋裡黑乎乎的,我有些疑惑,是自己的生物鐘出了問題,醒得早啦?我起身打開窗簾,窗外是一片昏暗,儘管窗戶關得緊緊的,我還是聽見了滴滴答答的落雨之聲。是在做夢嗎?湊近鬧鐘一看,時間為早晨六點三十分,恰恰是平日起床時的作息時間。若在往日,此時此刻已是天光大亮或是陽光燦爛了,可今日卻很反常。北京的秋天素來是非常晴朗的,天藍如洗,雲白舞動,氣候宜人,鮮花爛漫,是四季中最宜人而美麗的季節。然而,近二十年來,京城的秋天在一分一秒地、在人們的“熟視無睹”中,悄然地消失著,原本十月中旬正值秋高氣爽之際,然而昨夜的突然降溫近零度,又逢這場秋雨,令我感到了冬天般的寒冷。 我是沒有養成睡懶覺習慣的,迅速穿衣起床洗漱完畢,便去客廳開窗戶,這是每天起床後必做的功課之一。今天有些不同,窗外秋雨聲聲,風帶著雨絲撲面而來,我急忙又關上了窗戶。從窗裡朝窗外望去,風在搖曳著樹枝,但樹葉還綠著,有些早熟的葉子,經不住風的誘惑,雨的愛撫,暈暈乎乎地離開了樹枝,舞著各式各樣的身段,飄飄欲仙地躺在了雨地裡,等待著愛情的降臨。可是無情的風,寡義的雨,誰也不會顧及那落葉的多情,它們戀著的只是高高在樹上的葉! 我靜靜地欣賞著窗外的景致,昏暗中猶如一幅畫卷,風之吹拂,雨之淋淋,葉子於風雨中卿卿我我,詩意般的綠葉是美麗的,戀愛中的葉子是無所畏懼的,她們被風雨所愛慕。我不忍看到的場景一幕幕地映入眼簾,可愛的綠葉一枚枚離開了母體,獻身於風雨的愛撫中,瞬間,只是瞬間即逝的幸福,就讓她們體味到了人世間的淒風苦雨!我不忍再看,轉身而去。 大院裡除了風雨聲沒有其它的聲響,窗外昏暗暗的,屋內兒子與夫人還在熟睡,我不敢出一絲的聲響,恐擾了他們的夢。便悄悄地來到電腦前,準備打開電腦。檯燈不亮,電腦沒有反應,我檢查開關,確認沒有問題時再次開燈,還是不亮,我走到廚房,見冰箱的燈也不亮了,這才反應過來,是停電了。 對於用電腦寫作的人,沒有電就等於沒有了筆。我突然不知所措了。沒有電,不能看書,不能電腦寫作,瞬間我感到自己成了一個無所事事的人!我在屋裡轉了幾圈後,又默默地回到窗前,靜靜地伏在窗台上向外望著,傾聽著落雨嘩嘩,欣賞著風搖葉落的景致。這是我家房子裝修十年後,第一次這樣伏在窗台上朝外觀看。 我家的陽台與眾不同,妻在裝修時對陽台進行了改造,一般人家的陽台只有 20公分寬,而我家的陽台卻有40多公分寬。妻說,陽台寬一點可以放東西,孩子也可以坐在上面看書曬太陽。妻說話時滿面幸福的樣子,在她的想像中大陽台一定是別有意趣的。的確,這陽台成了兒子讀書、聽音樂和曬太陽的好處所,凡是來過我家的親朋好友,無不誇讚我家的陽台寬敞。遺憾的是,我居然沒有時間去享受妻子曾經津津樂道的“陽台情趣”。 十年苦為文,陽台失意趣。今天,老天爺終於給了我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伏在寬寬的陽台上,靜靜地玩味著窗外的風景,天色在一絲一絲地明亮起來。雨,還在從房簷鍥而不捨地跳到窗外的護欄杆上,飛濺起無數個亮點。就這樣,雨水不緊不慢地往下跳著,我久久地觀賞著,忖度著,這是小雨,若是一場大雨,窗外則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吧。 觀賞落葉是風雨中的另外一番情趣。那些被我稱為“早熟”的葉子,在風的催促下,在雨的撫慰下,一枚枚歡快地飄向愛情的地獄,一撥又一撥地投身在雨水冰冷冷的懷裡。 我不忍心觀了,風和雨在魚肉著綠葉,儘管樹上的葉子還很綠,也還很多,但仍然有前赴後繼的落葉向著愛情出發。望著綠多黃少的大樹,不盡感喟良多。 “誰翻樂府淒涼曲,風也蕭蕭,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驀然,北宋以來詞家第一人納蘭性德的這首“採桑子”湧出腦海。風也蕭蕭,雨也蕭蕭,落葉無情一遭遭! 雨,還在下著,落在地上濺起層層水泡,這水泡此起彼伏,帶著雨聲,帶著涼意,落在地磚上和落葉的嬌體上,風亦一次次地繼續著誘惑,讓葉子離開母體,水泥地上,小馬路上,矮小的松樹上,無不被一片片淡綠和淺黃色的葉子覆蓋了,儘管好看,不免淒涼。 時間過得很快,兩個小時就這樣流逝了。我依然一動不動地朝窗外觀著、賞著、思著,除了感喟還是感喟。時間已經到了早晨九點鐘,電還沒有來,院子裡也沒了平日鍛煉身體者的身影,或許人們與我是一樣的,都無奈地被困在了家中。 正當我視覺器官出現疲勞時,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位打著雨傘的小伙子,他快步走到一輛紅色的“馬自達”前,一隻手打著傘,另一隻手認真地將車上的樹葉一枚枚地扔在地上。他執著地扔著,枝葉也執著地落著。彷彿他們在進行一場比賽似的,你來我往,互不相讓。我笑了,想起老人們常說的一句話:下雨澆花,颳風掃地!這本來是一句諷刺清潔衛生部門機械工作的話,今天用在小伙子身上倒也合適,只是有些可笑。但我立刻又否定了自己,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小伙子愛車心切何笑之有?存在就是合理的。 猛然間想起一句古語:詩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經宜冬,其神專也。思維跳躍到古人秉燭讀書的意境上,何不也“邯鄲學步”一回? 翻箱倒櫃,終於找到了一根蠟燭,放在陽台上,從書桌上拿起那本正在讀著的《人民好總理周恩來》,書的頁碼翻到366頁,我開始秉燭讀之。讀著讀著,感到那些文字燃燒了我似的,週身血液沸騰。我不禁讀出聲來……1957年3月,周恩來政協召開的會議上,全面闡述了如何正確對待滿族的問題。周恩來指出,滿族不過幾十萬人口,但是統治中國長達二百多年。正說明它是一個有本領的民族,是值得佩服的。但是到後來,西方資本主義侵入,它抵擋不住外國的侵略,它腐化了,漢人才起來打倒了清朝的統治。清末鼓吹革命的文章,例如鄒容寫的《革命軍》,現在讀起來還會感到痛快淋漓。當時人們把滿族說得很壞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今天再那樣看待滿族就不完全合適了。過去統治中國的是滿族中的統治階級,而不是滿族整個民族,即使談到滿族統治階級,他們有壞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今天我國的版圖這樣廣大,就是從清代繼承過來的。我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應當承認清朝對此是有貢獻的,清朝有些政策對人民也是有益的,在清代全國人口增加了,就是一個證明。我們這樣提不是要肯定清朝統治階級一切都對,不過,除了不對的以外,其次也做過一些好事,這樣就不至於理解錯了。 周恩來還談到,任何民族都有民族心理,民族感情的,辛亥革命以後,我們號稱“五族共和”,只承認漢、滿、蒙、回、藏。由於推翻了清朝,整個滿族抬不起頭來,他們用漢文,改滿服,有些人改了姓氏。從形式上看,漢人和滿族人最沒有區別,但實際上,滿族還是有其自己的民族感情的,不能設想,滿族和漢族雜居了二百多年,今天滿族就已經沒有特點,完全和漢人一樣了,沒有區別了。在全國政協一屆一次會議中沒有邀請滿族代表出席,這是一個錯誤。當時認為滿族已經沒有什麼特點了,可以不作為一個民族單位。正是周恩來發現到問題後,提出“要恢復滿族應有的地位”。在周恩來的關懷下,政協全國一屆二次會議的時候,才有了滿族代表的席位。可見我們漢族對少數民族的心理感情,是體會不深的。在承認滿族的問題上,是經過了一段曲折的過程的。 ……這段文字我是一口氣讀完的,周恩來在“恢復滿族應有的地位”問題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後來的政協會議上,老捨先生、梅蘭芳先生等滿族人士一一出現在了會議上。而正是由於這樣的民族政策,老捨和梅蘭芳在新中國的文化建設中起到了無法替代的作用。 蠟燭在燃燒著,思緒在穿越著,從滿族自然想到了清朝,想到了千古一帝的康熙,他的民族政策至今仍然是我們學習的榜樣,除了削平三藩,統一台灣,劃分中俄邊境,將中國的版圖擴大到1000萬平方公里外,他在避暑山莊修建外八廟更是千古功德。 說起外八廟是指在康熙、雍正和乾隆三朝在承德避暑山莊周圍依照西藏、新疆、蒙古藏傳佛教寺廟的形式修建的十二座藏傳佛教寺廟群。外八廟其真實的用意是聯絡和撫緩少數民族上層分子的感情,用乾隆的話說就是“合內外之心,成鞏固之業”。而以鞏固邊防,維護多民族國家的統一,是清朝密切民族關係所做努力的歷史見證,是構築在中華各民族人民心中的一道“精神長城”。正是這道“長城”,歷經幾百年而不衰,奏響了中華民族和睦團結的千古樂章,為數千年的封建統治畫上了一個和諧的句號,更為今天“五十六個民族親如一家”的大團結局面的形成,奠定了極其堅實的基礎。 如今幾百年過去了,早已改了幾朝幾代,但外八廟還在,民族情感還在,豐功偉績還在,只是人不可以長壽不死,大清王朝由繁榮昌盛也會走到衰敗滅亡,雖有“7·5”和西藏事件的發生,但必然換來民族振興與團結…… 伏於窗前,窗外的景致從未如此令我這般感慨,閒暇時以之陶冶自己的心靈,失意時以之撫慰自己的靈魂,雖只是尺幅寸圖之景象,卻有萬千變化莫測之妙。 此時,燭滅燈亮,窗外熱鬧起來,思緒被戛然而斷。走到字台前,打開電源,開啟電腦,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心境豁然貫通:昏暗與明亮的意義,它們存在著同等的價值! 暫短的斷電,給我以思索的時空;我感謝這暫短的昏暗,因為人總希望一生都充滿光明,自然界卻創造了白天和黑夜。這如同上帝造就了男人和女人一樣,儘管窗外渾渾噩噩,只要擁有一顆乾淨的心房;儘管室內昏昏暗暗,只要擁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儘管窗外吵吵鬧鬧,只要擁有榮辱不驚的定力。 美麗與醜陋,善良與邪惡,聰明與狡詐,自古是相伴相生的,沒有美麗不知醜陋,不見邪惡豈曉善良,世間萬物同樣具有存在的意義,也同樣價值連城。 不喜歡昏暗的人眾也,但我於昏暗中收穫了答案;不欣賞初秋的人多也,但我於淒婉的初秋中體味到了她的致別。

| 4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回憶是唯一與世間萬物反其道而行的情感。往往我們越回憶,我們就越感到傷感。 回憶總是向後退,而時間卻是往前走,兩個方向一直相反,秒鐘往前走一步,回憶就往後退一步。我們在這一刻想抓住的東西,在時間飛速過後,我們就開始回憶,我們還是想抓住,但卻一直抓不住,慢慢地我們覺得遺憾,開始傷感。 就因為回憶與時間反向,所以時間這只魔手就越加對回憶反感,它令所有回憶的人都添上傷痕。 人們在回憶的路上總是迷失方向,誰都以為過往的事在回憶中能被更改。可笑的是自己騙了自己,在別人眼裡還是一戳就破。後來回憶就變得不再真實,因為人人都想那一刻本來應該這樣,所以事實就被隱瞞。 時間是最小氣的,你一旦與它抗衡,它就會令你痛苦一生。 欺騙自己,在回憶中徘徊,從不肯回到與時間同步的人,時間讓他不再感受幸福,成功也與他就此別過。然後這些又成為回憶者的往事,他又開始陷入其中,苦苦不能自拔。 脫離了現實的跑道,學著逃避事實的人,他們不會快樂,他們困在自己的思維裡,一次次地讓往事重現,一次次捏造自己想要的東西。不願接受事實,就只能回憶,然後回憶就成了幻想。 錯過了就錯過了,我們再去回憶一秒鐘,時間就過去一秒鐘。失去這一秒鐘,我們就沒能抓住它帶給我們的所有,沒能抓住,我們又添了遺憾。為何不讓它成為過去,為何苦苦掙扎,不是你的,給了你又能如何?難道那一刻就能成為你以後在孩子面前炫耀的曾經嗎?難道因為這一刻,你就放棄你往後的追逐。 那一刻若是痛苦,我們隨著時間的步伐,把它淡忘。那一刻若是美好,我們隨著時間的步伐,把它談笑。無論如何,只要人還在,日子還是得過。選擇逃避的人永遠都不明白為何幸運之神不願去眷故於他,是因為他與時間背離了。 讓我們少些回憶,少些遺憾,把握現在,珍重事實,改過就有人能接受。其實我們都是超快樂的人。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對著一張空白的紙說心事。一個字,一個字,像是說給自己聽。 什麼感覺?恍恍惚惚,彷彿不真實的存在。 莫忘紅塵,莫忘紅塵,莫忘?紅塵?莫,忘,紅,塵…… 站在窗前,聽歌。其實在聽自己。從那些聲音裡找自己,哪一個是呢?我不難過,你知道的。只是,窗外,灰色,暗。 翻江倒海的心緒,裹在厚厚的軀殼裡,找不到出口訴說。日記本丟了,心也跟著丟了。誰還能聽到我說話呢。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只能虛構一個自己來安慰自己。神經質,是吧。 十指冰涼,連心。很奇怪的,這雙手,似乎沒有生命,柔軟,卻沒有溫度。很多人驚訝於它的冰冷,我也不明白。一直這樣,我早已習慣。其實,不是沒有溫熱過的,只是可惜,這溫暖太短,失去那雙手後,自己的左手右手,即使握在一起,還是刺骨的涼。終於明白,這冰冷,與生俱來。 想了一個花店的名字,流年花事。每一朵花,都有一個故事。我是哪一朵? 如果可能,去流浪吧。一個人,一個大大的背包。不告訴任何人,默默地走,直到再也走不動。然後,就坐下來,看陌生的風景。那時候,我是不是還會想起你?曾經的心酸快樂,該有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吧。 文章來源:Wireless Election Connection |安安國際酒店設計機構 | 余治瑩總編童書辦公室 |鄒鄒有理 | Knight Ridder War Watch |Blue Ridge Blog | 黃靜潔:媽咪Jane育兒妙方 |旅法藝術家高遠的blog | Rewrite! |品味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已經立春一個多月了,但實際意義上的春天依然很遙遠。雖然氣溫很低,但天氣晴好,心情也從一度的鬱悶中,透出難得的燦爛。 偌大的植物園稍顯冷清,晨練的人並不多,這中間竟然也有了我熟悉的面孔,四個精神矍爍的老太太,戴著式樣不同的絨線帽。一個戴大口罩的瘦女士,她步行速度極快。還有一個穿寬大桔色運動服的長髮男士,不緊不慢地邁著八字步。小廣場上一對打羽毛球的青年男女,我很奇怪那姑娘穿著高筒皮靴也能輕鬆奔跑,自如接球。每天清晨碰到他們,雖不相識,但心底也會升起一絲暖意,我一個人的旅程,並不孤單。 地面上的落葉已被清理乾淨,近處的小徑遠處的田野一目瞭然,格外空曠。太陽從樓群中緩緩升起,噴薄而出,金色的陽光透過雲層,灑在了屋頂上,山巒上,樹梢上。大樹已沒有了蔥蘢的綠葉的陪伴,但光禿禿的樹幹,絲絲縷縷的枝條,卻格外地通透。有了這通透,陽光可以不受任何阻擋,毫無遮攔地一洩而下,照在石凳上,照在小徑上,金色的朝陽給萬物嵌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人們的臉龐盡情享受著初春朝陽的親吻,接受著料峭寒風的撫摸,就在這稍顯寒冷但分外宜人的自然中。 歲月輪迴,季節更替,萬物在冬日裡歸於平靜。冬日裡的大地蕭索沉寂,曾經的繁華都離它而去,陪伴它的是凋零的落葉、枯萎的花朵和嚴酷的霜雪。它要忍受一季的寂寞,一季的悲涼。然而大地選擇了默默的守望。它堅信,會等到春風暖暖撫面的那一刻,會盼來樹木重又披上綠裝,奼紫嫣紅,花團錦簇的那一刻。為了那一刻的溫柔,為了那一刻的心醉,這寂寞的等待,孤獨的守望又算得了什麼? 守望春天的不只有大地,樹木在養精蓄銳,鉚足力氣,在等待來年春日的蓬勃生命。我和晨練的人們也在守望春天,守望那嚴冬後的第一抹新綠。 遠遠地傳來了幾聲鳥鳴,婉轉,清脆,春天住進了它們的眼裡,住進了它們的歌聲裡。不,春天已經住進了我們的心裡。 文章來源:Moveable Hype |王豐的民國歷史部落格 | 龍女千千的快樂小窩  |殷謙的BLOG | 許謀清 |Punctuational | 林怡:真正的教育不著痕跡 |Photographer Liu | 阿龍的部落格 |陳十 陳嵐深海水妖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8 Reads)
在尊嚴與愛情面前你選擇什麼?我相信很多人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尊嚴,對,在一些我們可以理智而且客觀的面對分析問題的時候,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尊嚴,也包括我。可是如果真的愛了,如果說真的處在那種境地中,處在那種愛的痛苦中,我們是否仍然能夠毫不猶豫的選擇尊嚴,或許在那時候感情的衝擊讓我們忘記了一切,徒然選擇沒有尊嚴的愛情,我知道那種無奈與無助,那是痛苦的,寧願承受擁有的痛苦,也不願意選擇放棄。因為我們沒有勇氣去面對那種失去,如果理智的說那不叫失去,但我們依然無法去面對,其實愛情不是全世界,讓你沒有尊嚴的他更不是你的未來,更不是你的全世界。   我只想說一句,沒有尊嚴的愛情絕對不是真愛,我想告訴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如果你遇到一份讓你痛苦,讓你疲憊的沒有尊嚴的所謂的愛情,請你毫不猶豫的選擇放棄,那不是愛,那是一種對愛的摧殘,一種對真愛的無視,我們不要把自己困在一個自己為自己設的圈子裡,給自己一點勇氣走出去,走出去會有更多一點的幸福,更多一點的快樂。最近總在聽到這樣一句話,一個人真的好輕鬆,不談戀愛真的好輕鬆,這無疑讓我們感覺到戀愛,去愛一個人,或被一份不是愛的愛而困惑是一件多麼讓我疲憊的事。所以如果你真的在尋找真愛,如果你真的渴望一份真愛,請你毫不猶豫的選擇放棄,那時候就不應該再說『Never give up!',你就堅決的選擇 give up,給自己一個機會,下一個轉角處就是幸福。   為什麼只有單身貴族,難道我們不能做單身窮族嗎?只要我們真正的擁有自己,為什麼不可以?女人不要指望去依靠任何一個人男人,憑著自己的實力去贏得一切,一定要堅信我們可以,相信可以就一定可以!請記得,沒有任何人我們都可以,一樣可以與現實抗爭到底,一樣可以擁有自己想到的幸福……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作為居家場所,家庭是防範火災的一個重要地方。在無情的大火面前,如果能夠有效地進行防範,就可以逃避火魔的侵害,平時不妨在家中備好這樣四件「寶物」:   第一寶:家用滅火器   任何大火,開始時都是小火,如果在家中備好滅火器,並能熟練地操作它,那麼當星星之火燃起時,就可以將它及時撲滅。   第二寶:一根(保險)繩   當大火一旦不可收拾時,就必須首先考慮逃生。這時,如果你住在3樓以上,樓梯的通道被堵塞,或者木製樓梯被燒壞,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家中有一條又粗又長的繩子,那麼可將繩子分段打結,然後拴在牢固的物體上,沿著繩子攀援而下,就能順利逃生。   第三寶:一隻手電筒   夜間失火,電路燒壞以後,屋內一片漆黑,特別是在睡夢中,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家中已是一片火海。這時,就需要一隻手電筒照明,照出一條逃生之路。   第四寶:一個簡易防煙面具   火場的煙霧是有毒的,許多喪生者都是被煙熏窒息而死的,如果家中備有一隻防煙面具,在危急關頭,套上防毒面具,就能抵禦有毒煙霧的侵襲而死裡逃生。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法國和加拿大的科研人員最近發現,北極濱鳥築巢的緯度越高,其鳥蛋被狐狸和其他動物吃掉的幾率就越低,這解釋了為何北極濱鳥每年都要「長途跋涉」北上築巢。 據參與這項研究的法國國家科研中心1月17日介紹,北極濱鳥每年都要從它們在南美洲南端以及非洲和大洋洲南部地區的過冬場所飛到荒蕪偏遠的北極築巢、繁殖。鳥兒在這一過程中要面對體能消耗、極端氣候等多種挑戰,但獲得的回報是可喜的,其鳥蛋被吃掉的幾率大大降低。 科學家們將人工鳥巢放置在北緯53度到82度之間的地區,吸引北極濱鳥來此產卵,然後再觀察鳥蛋被狐狸和海鷗等吃掉的情況。結果發現,緯度越高,鳥蛋被吃的風險就越小。比如相隔3000公里的兩個地方,鳥蛋在北部地區被吃掉的風險要比南部低至少60%。 這項研究成果已發表在最新一期美國《科學》雜誌上。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8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